您所在位置:中华爱国网【北京中心】频道
365体育在线官网
365b体育在线投注
365体育彩票电话
科学发展
爱国要闻
热点视频
爱国工程
中华财经
人物访谈
军事在线
海外华人
体育娱乐
中华公益
书画篆刻
美丽中国
收藏鉴赏
中华品牌
文化强国
365b体育在线投注
爱国要闻 >> 爱国事件 | 爱国人物 | 爱国团体 | 道德模范 | 爱国情怀 |
中爱联理事会员查询
中 爱 联 介 绍
名誉主席 | 我会顾问 | 我会领导 | 理事
常务理事 | 我会机构 | 重大会议 | 会员
[更多详情]
热点视频 视频聚焦 精彩视频
见证日本侵华历史的罪证
北京获得2022冬奥会举
60、70、80年代的记
红五角助学计划在行动
☆ 新 春 贺 词 ☆
2016年新春贺词
紧急声明
致全体会员的一封信
公告
父亲的遗愿
——
发布时间:2016-07-15 | 关键词: | 来源: 字号:  


张忆群的父亲张虚同志
 

亲的遗愿

自我介绍:我叫张忆群,祖籍河南省巩义市(原巩县)。中共党员,现任全国老龄委办公室直属机关纪委书记,首先,我要衷心感谢民政部直属机关党委举办的这个活动,非常有意义,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良好家风,相互交流学习的机会。

2015年3月12日,我以弟弟张振泓的名义给家乡巩义市人民政府写信,提出将我家祖宅无偿提供给巩义市人民政府,设立“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什么呢?这还得从70年前说起。


张荫南老先生

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一边下令不允许八路军、新四军接受日军投降,一边昼夜兼程由西北、西南向中原地区调遣中央军,抢夺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战果实,蓄意发动大规模内战。同时,唆使阎锡山的部队进攻我晋冀鲁豫根据地的上党地区。蒋军调动的主要路线是沿陇海铁路至郑州向北,攻打新乡、安阳,妄图打通平(北平)汉(汉口)铁路。因此,掌握两条铁路枢纽——郑州地区的敌军动向,成了当务之急。八路军第八军分区情报处曾派侦察员到郑州火车站侦得一些敌情,但因为没有稳定的联络站做依托,不便更好地开展工作。


张克刚

当时,我的爷爷张克刚同志(即柯岗,1946年4月底调离情报系统,前往新组建的《人民日报》太行版任编委)任八分区武陟县情报站站长,家在巩县张岭村。我的太爷爷张荫南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后弃政归田,是位开明绅士,行医济民,在当地声望很高,政治上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又是送儿女参加八路军的老抗属,具备了为我军工作的基本条件。从张岭村的地理位置看,正好处于郑州与洛阳之间,俯视陇海铁路咽喉洛河大桥,向南可乘火车涉足郑洛,向北可渡黄河回到温县解放区,非常具有建站优势。因此,组织上决定由我爷爷张克刚出面与阔别八年的老父亲张荫南设法取得联系。


张熙如

1945年11月间的一天清晨,我太爷爷像往常一样正在村头散步,忽然遇到一位身穿破棉袄的老汉,操豫北口音,打探张荫南的住家。因天刚蒙蒙亮,村民很少出入家门,我太爷爷没有多说什么,赶紧将老汉引进了自家学院(即张家接待客人的院子,因清末民初办私塾得名)。老汉从破棉絮中掏出一个小纸卷,交给我太爷爷。太爷爷展开一看,毛笔行楷书写流畅,即刻确认是儿子的手迹。那老汉自称许发生,是张克刚让他送信的。纸条上的内容是:家里人是否健在?如有可能请派个可靠的人,跟许老汉过黄河一趟。如果家里还有钱,让来人给我带点纸烟和棉布。纸条是手工白麻纸,宽约一寸半,长不过三寸。我太爷爷手捧纸条,百感交集,八年前送子女参加八路军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明知行役苦,不忍便留汝。汝有时乘车,我心寄轮轴;有时乘船,我心寄桨橹;有时徒步行,我心寄尘土;异旅风霜赊,我心在露宿。强颜悲做欢,汝去莫回顾。相会如有期,同向光明路。”这是我太爷爷1938年深秋送儿女赴延安时感吟。他将这首《送别诗》分别抄录给了一双儿女。我爷爷和我姑奶奶怀揣着这首饱含父爱又催人奋进的《送别诗》,奔赴了抗日杀敌的前线。

八年了,儿女们音讯全无。今天攥在手里的这张贵抵万金的小纸条,传递了爱子离家八年后的第一个信息:抗战八年,枪林弹雨,儿子还活着!我太爷爷激动万分,念子真情,当不必赘言。

几天后,太爷爷请本村族弟张同裕老汉,跟随许发生过黄河到八路军太行八分区驻地。

 

二)

1946年农历春节刚过,也就是2月初的一天,八分区司令员黄新友(参加过广西百色起义的老红军)和陈参谋长把情报处温县情报站的外勤情报员陈国屏同志叫到司令部,当面交给了他一项任务,让他随时掌握陇海铁路郑州至洛阳段蒋军调动情况。接见后,首长还在司令部陪他吃了顿饭,大有壮行送别的肃穆气氛。因为南岸蒋军杀气腾腾,此去能否站住脚开展工作,尚无把握,甚至连生死都难料。情报处主任崔星、副主任兼温县情报站站长许剑,向陈国屏交代妥当之后,目送他跟随张同裕老汉离开解放区。陈国屏二人乘火车经郑州回到巩县张岭村,见到负责接待联络工作的张荫南老先生。至此,情报员与联络站的联络员顺利接上头,张岭联络站正式启动。


陈国屏

为了便于开展工作,陈国屏化名陈忠义,拜我太爷爷张荫南为义父,对外称是本县益家窝村陈沂(字浴春,时任国民党政府开封县长)的亲属。陈国屏吃住在我家,往来郑洛之间。我太爷爷的任务是掩护陈国屏;接待我军往来情报人员,传递情报;尽力资助情报工作。

情报处原来决定给陈国屏配备一部电台,陈国屏考虑到联络站的人员皆是老人和妇孺,无人会操作和守机,使用率不高,目标却很大,易于暴露。说明情况后,领导同意改用土法传递。他先后把位于张岭村东南方向韩坟沿的石供桌底下和村北头天齐庙后边老柿子树的树洞,定为放取一般情报的交换点,重要情报则亲自乘“鱼划子”木舟偷渡黄河回解放区报告。这期间,我的奶奶孟隐芳,以行医作掩护,利用张家儿媳的身份,也参与了搜集和传递情报工作。

 

三)

1946年5月15日凌晨,孔从周将军率国民党中央军38军55师在巩县起义。这之前,中共陕西省工委负责联络孔部的联络员王国同志正在晋冀鲁豫中央局等待消息。当晚八分区获悉孔部行动后,分区陈参谋长立即将王国同志和军分区的孙卜义同志用汽车送到温县黄河渡口秘密潜往张岭联络站,传达了军区首长给陈国屏的指示:尽力协助孔部行动。

孔从周起义之前黄河北岸本来备有接应船只,但被蒋军发现炸毁,断了孔部北渡黄河的去路,只得向巩县南部山区边打边撤,绕道转移,起义部队遭遇到蒋军疯狂追堵。我党派往孔部的地下人员,多数是团级军官及其随从护卫,约40余人被困在巩县境内,急需转移。陈国屏接受任务后,先是让温县情报站备好渡船,同时将失散的同志收拢到联络站安置。经5月16日和17日两个夜晚,同志们陆续悄悄到达张家学院。当时的国民党洛西乡公所就建在张岭村,一个小村庄的农家院落骤然聚集数十口年轻人,很难没有响动,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但我太爷爷张荫南冒着杀身灭族的危险,从容应对,毫无惧色。安置同志们分批吃饭、休息。

原本约定18日凌晨2点,接应的渡船到于家沟口靠岸,同志们由张岭村天齐庙后沟奔岸边渡河。眼看已超过约定时间半个小时,仍不见对岸联络员送信来。陈国屏怀疑行动已经暴露,敌人很可能正向联络站包剿,于是果断决定撤销渡河计划。在我太爷爷的帮助下,把同志们化装分批送出张岭村,另行转移。直至东方发白,最后一批同志才安全离去。

 

四)

1947年3月,蒋军胡宗南部攻占延安,气焰嚣张,大有沿陇海铁路东进之势。陈国屏在国民党统战区的情报任务更加繁重而紧迫。当时国统区流通的货币是国民党发行的所谓“法币”。这种钞票在解放区很少见到,为了给陈国屏筹集“法币”作活动经费,情报处曾派一个战斗排到刚被敌人占领的焦作市郊区隐蔽蹲守一天一夜,分文未获。陈国屏只好凑够由新乡到巩县的单程车票钱,回到张岭联络站。

我太爷爷了解到陈国屏经费不足的窘况,二话没说,第二天就让家里的伙计用马车从我们家拉了1000多斤小麦到集市上卖掉,换得“法币”交给陈国屏。陈国屏同志用这些钱在郑洛之间又活动了两个多月,圆满完成侦察任务后,回豫北投入我军大反攻。至此,张岭联络站也光荣地完成使命。


张虚同志回乡祭祖

五)

全国解放后,这些为新中国的诞生浴血奋战的先辈们,这些革命战争的幸存者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辛勤地奉献着,他们建设祖国,保卫祖国,与祖国同甘苦,与人民共命运。

“文革”十年,我的家也没能幸免于难。我爷爷柯岗被造反派迫害,腰椎严重受损,终生佩戴护腰钢板;我父亲因“莫须有”罪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关进北京市公安局良乡集中营,后又被押送回原籍河南巩县张岭村监督改造。我母亲被造反派逼迫,万般无奈,与我父亲离婚,带着我和妹妹在北京艰难度日。

说实在的,“文革”那些年,作为“现行反革命”的女儿,我吃的苦、受的罪一言难尽。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不满6岁的我,不得不自己学着做饭、洗衣服。街坊邻居看着我那么小就学着包饺子、烙饼,都默默地流泪。我更忘不了,母亲下班回家,看到我第一次烙出的像小饼干一样的小圆饼,流着泪对我说:“孩子,艰苦的生活磨练人啊!”

即使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母亲也始终保持着坚韧乐观的生活态度,从不在人前流泪。但在无数个夜里,她却悄悄流泪到天明,她的枕巾没有一天是干的。我学会洗的第一样东西就是母亲的枕巾。后来,她为了排解心中的苦楚,就在夜里悄悄地教我唱歌:“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

“文革”结束后,我爷爷和父亲被彻底平反,恢复党籍和原职。我父母在亲友的祝福下复了婚,我们全家和祖国一起又迎来了政治的春天。

“文革”留给我的心灵创伤虽然无法消除,但这段痛苦的记忆终究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埋在了我心底。我甚至感激命运赐予了我这段充满艰辛的生命历程,它让我小小年纪,就感知了世态炎凉,它教会了我自立自强,它告诉我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要活出一种境界:这就是奉献!

 

六)

我爷爷和父亲在世时,时常提起我太爷爷张荫南不惜身家性命,参加敌占区八路军情报站工作这段历史,教导我和弟弟妹妹“要永远继承和发扬先祖爱国家、爱人民、爱劳动的光荣传统”。很多了解情况的老领导、老同志,也纷纷为情报联络站和我的祖辈题词。我父亲退休后,多次回乡祭祖并看望乡亲们,挤出微薄的退休金请匠人修缮祖宅,并将领导题词镌刻在石碑上或精心装裱,镶嵌和悬挂在窑洞的墙壁上。其中包括:

德生同志1996年12月27日题写:八路军太行八分区北邙革命纪念地

李德生同志1996年12月30日题写:巩义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国宇同志1997年8月题写:三皇五帝华夏子,百代千秋太行魂

国宇同志1997年8月题写:柯之可贵在结果

白冰同志葵未年四月题写:不为名利求真理,无怨无悔常知足

国权同志2002年冬题写:嵩邙永茂,河洛长流

窑洞的墙壁上还镶刻着我太爷爷张荫南老先生1938年深秋送别一双儿女去延安参加八路军时所写的《送别诗》,以及我爷爷柯岗在延安时期创作的小诗《采椒》(节选自《中国现代文学史》):

“她们笑了,她们笑红了花椒。我在漳河岸上走,她们在花椒树下笑。她们一声笑,剪落一串红玛瑙。玛瑙落满筐,河水带着笑意到远方。玛瑙落满篮,笑声飞遍了太行山……”

还有我姑奶奶张熙如1997年11月9日写就的《忆先父》:

“布衣声望高,尊儒重情操。林下从医道,惟求疾患消。烽烟遍地起,鬼子夜狼嚎。儿女投军去,抗击如怒潮。军机谍报急,重担奋身挑。鱼水情无限,犬鹰空自扰。秋风扫落叶,穷寇望风逃。红日当头照,行医复任劳。”

我父亲张虚生前在《壁诗述略》中满怀深情地写到:“这些诗作既是前辈创下的精神财富,也可作为传世的家训。”父亲生前还多次说过:  

“八路军太行八分区张岭情报联络站旧址本身就是宣传共产党和八路军的珍贵史料,是实实在在的物证。它见证了国统区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反抗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顽强斗争。所有领导和同志们的题词以及有关联络站的文字资料都要力争留下来,让后人看到。这是巩义人民的精神财富。”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认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继承和发扬爱国主义优良传统,对于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而奋斗,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为此,我在家人及全国老龄办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带领弟弟妹妹大胆地向巩义市人民政府递交了建议书,提出将祖宅无偿提供给巩义市人民政府,建议巩义市政府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和条件,在张岭村“八路军太行第八军分区情报联络站”原址,设立“巩义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圆我祖辈的中国梦----将巩义人民的精神财富,永远传承下去。

这就是父亲的遗愿!

这就是我们张家几代人为之不懈努力的共同愿望!

张忆群

2016年7月14日


文 / 张忆群   编辑 / 卢伟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中华爱国网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情系爱国主义教育事业
中华爱国网版权所有 中华爱国网授权爱国芯文化传播为运维单位 邮编:100048 邮箱:zhagw0111@126.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5号紫竹院清代行宫 电话:010-57170111 010-572201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18036257号-1/京ICP备18036257号-2